盲目扩张风险凸显 NOME诺米家居问题集中爆发

2019-03-29 18:06 www.qilucj.com 作者:综合 来源:消费日报网

消费日报网讯(记者 卢月)近日,一家在去年被资本和媒体推上风口浪尖的“宠儿”公司“NOME”(注O上应有小标,下文皆同)再次成为业界焦点,然而这次,却并不如当初那样风光。在生活家居新零售市场一派火热的情况下,于2017年创立的家居新零售品牌NOME诺米家居却迎来一场声势浩大的“退店潮”以及产品质疑。

据媒体报道,多位NOME加盟商反映,NOME门店产品更新频率不足、产品品质及资金链出现不同程度问题,导致所加盟的NOME店铺出现明显业绩下滑甚至亏损。在这种情况下,越来越多的NOME加盟商希望通过退店、更换加盟品牌等方式,实现及时有效的止损。与此同时,NOME的产品也出现了各种问题。

业绩下滑普遍 NOME加盟商迫切寻出路

据经济观察网相关报道称,目前已有多位NOME加盟商因手中NOME加盟店业绩下滑,存在退店及转店需求。其中一位NOME加盟商李成,在最初加盟了同为NOME创始人陈浩创立的服装品牌KM后,因出现营业额明显下滑想要退店,而创始人陈浩则提出让李成以每家50万元的价格将原KM品牌保证金转为NOME加盟保证金。而经营四个月后,两家NOME店不尽人意的营收状况让李成十分焦虑。无独有偶,与NOME签约了多地共计五家店的加盟商刘芮,面对着表现不佳的营收数据和NOME总部迟迟拖延兑现的30%装修补贴款,也处于迫切想要将手中NOME店铺与NOME签订的合同一并转走的困境中。而报道中也指出,另一位来自西安的NOME加盟商林伟,也因经营初期营业额出现的高达50%差距,无奈坦言“自己就像投资员,” 除了付款落地外,最终还要自己解决经营困局。根据已经掌握的店铺销售数据林伟向有关媒体透露,“总体来说店铺的营收不如预期,十家店铺中也就一两家盈利。”

3月12日,消费日报记者联系到一位同时经营NOME多家店铺的加盟商,在沟通中该加盟商表示,自己在经营过程中看到NOME总部对店长并未进行统一培训,对于很多门店反馈的问题,上级区域经理及大区经理几乎鲜有回馈,而对于目前店铺的亏损现状,NOME总部并未给出合理有效的应对方案。甚至有NOME加盟商则表示,近来部分门店的货品开始出现断货,有些货品甚至出现了残次等质量问题。而这些都成为让加盟商在“坚持”和“止损”的犹豫中,最终选择退店或转店。供应商欠款普遍、操作交易不规范、加盟商退款转店难……一系列问题让NOME面临着各方质疑。

业务流程不规范 供应商欠款成常态

2018年4月,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豪掷2.25亿元,完成对定义为创业家居品牌NOME(诺米)的投资,吸引着整个新零售市场的目光。然而今天,却出现大批加盟商的退店、转店潮。

根据不久前媒体《财富周刊》的报道,有NOME加盟商希望尽快解除合同,并坦言“至少有80%的店铺在亏钱经营”。与此同时,除了加盟商外,很多与NOME合作的供应商也不同程度上出现欠款、货物积压、停止合作等情况。而前文提到的媒体对NOME的调查报道中也提到,就有被欠款约四百万元的NOME T恤产品供应商表示,“周围被NOME公司拖欠货款的加起来应该有两个亿了,拖欠七八百万的多了。”这位供应商目前已停止对NOME公司的接单。另一位被拖欠数额较大的供应商则表示,本应在去年10月份就付款的订单,历经每次“挤牙膏”般零星支付后,NOME目前仍有欠款达近八百万。

3月21日,消费日报记者联系到一位NOME供应商,该人士指出,NOME不仅对其存在大额欠款,且NOME公司业务员的日常行为和合作模式十分不规范——“下面的人经常会说我们货物有问题,然后就会有些暗示,比如几千块钱这样的,数额虽然不大,但是这种行为很不好”“NOME之前不开票,后来才开始开”“有时候货物都交给他们小半年了,后期却各种挑毛病,但卖出去的货物根本没法考证”“他们最大问题就是不把供应商当回事”……该人士坦言,自己对NOME公司的很多做事方式并不认同,但对于目前对方拖欠的近千万货款实在无法不当一回事。

产品标识混乱 消费者权益欠保障

其实,就在媒体集中报道NOME拖欠供应商账款一事之前,更出现了NOME产品标识混乱误导消费者的报道。有消费者在NOME购买的商品,发现了蓝牙音箱无“CCC认证”,浴室拖鞋鞋底码与吊牌不一致等问题。消费者余先生亦发现,NOME“儿童用方巾安全技术类别标成成人类”“男平角裤执行标准使用错误”等多个问题。

盲目扩张风险凸显 NOME诺米家居问题集中爆发

 

3月27日,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圣在接受消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加盟品牌本身就是一项投资,存在相关的风险,如品牌营销效果,总部经营指导和政策扶持等。一些新零售家居品牌快速扩张导致管理效率难以跟上、资金链供应不足,而相应风险也极易在实际经营中得以体现,例如产品更新不足、质量下滑、财务周转出现困难等,一定程度对加大品牌加盟商的压力且影响销售业绩,而这些极易在供应商和加盟商中形成蝴蝶效应,引发“挤兑性”退店情况的出现。从消费者角度看,品牌加盟店大批闭店让消费者购买相关产品的售后服务无法保证,在影响产品连续使用同时,也会造成消费者经济损失和维权困难。

他指出,投资人往往对业绩增长有要求,盲目扩张影响加盟商的利益,而加盟商和品牌是“唇亡齿寒”的关系,长此以往导致加盟店大量闭店的结果,是品牌、加盟商、消费者“三输”的结果。建议加盟商做好“双向筛查”,找到正确的合作伙伴,并完成有据可依的合作事项。

盲目扩张风险尽显 调整战略被“打脸”

在2018年4月的NOME新品发布会上,获得 6亿元人民币的NOME创始人陈浩就指出,要用服装填充原有的生活家居新零售,以提高NOME店铺坪效。当时陈浩更曾怒批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的“十元店”模式走不通。但记者注意到,陈浩近期谈及的“新业务”却是曾放话要被自己“埋葬”的、被比作旧生产力的“十元店”业务。

对于这个稍显“打脸”的转变,陈浩这样解读自己的“诺米超级十元店”——“超级”表现在模式上加入了“线上联动”的体验创新,但他同时也指出,“国内十元店做的不纯粹,面积小,款式少,价格也调高了。我们就做全场十元,全场不超19.9元。”但显然,从唾弃“十元店”到转向“十元店”,NOME从高端商业进入到下沉市场似乎更像是一种“降级”,而这种“降级”是NOME原有模式失败的重要信号,也一定程度上印证了NOME及陈浩当前处于“退店风波”的窘迫处境。

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亿达(上海)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在3月26日接受消费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生活家居新零售品牌的“退店潮”存在一定的周期性,能够经过市场大浪淘沙真正沉淀下来的是极少数,这个是目前整个行业存在的真正痛点。董毅智律师告诉消费日报记者,当前行业最重要的是做出真正经过市场考验的、国际化的品牌,“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‘百年老店’,就算仅生产一种很普通的产品,也一定要做得持久、不断迭代更新、去满足合作方和用户的需求,这个才是回到了商品的本源——做好产品、提供好服务。

3月25到27日,消费日报记者多次联系NOME创始人陈浩,但始终未收到对方回应。加盟商们的退店诉求能否顺利解决?供应商的欠款何时补齐?而曾被誉为生活家居新零食市场黑马的NOME诺米家居能否在战略调整后扭转乾坤?本报将持续关注。

收藏 举报

延伸 · 阅读

免责声明:1、凡本网专稿均属于齐鲁财经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齐鲁财经网”和作者姓名。 2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齐鲁财经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侵权本网会及时通知用户删除或强制删除相关信息。 3、齐鲁财经网为用户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;用户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与齐鲁财经网无关。4、齐鲁财经网友情提示: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